fbpx

推薦文章

Alex Briggs是跟隨Rossi時間最長的技師,並與另一名技師Bernard Ansiau搭檔。這隻組合從2000年Rossi進入最高級別比賽以來就合作至今。在這之前,Briggs也曾經從1994年開始加入Mick Doohan的團隊直到他1999年退役。所以 Briggs曾經協助過車手奪下了12座世界冠軍錦標。過去的20年裡,他與Rossi這名義大利的車界巨星有過無數美好的回憶,以下是他從2000年到2019年的20年中最難忘的十件大事。

授權轉載自:男神諸事會社 3.0
一個中文MotoGP圈子裡關於MotoGP賽事情報動態和車手男神(Maverick Vinales、Fabio Quartararo和Dani Pedrosa)的一切。喜歡MotoGP賽事和欣賞男神的、愛戴男神的、支持男神的,通通歡迎進來作客。

男神諸事會社 3.0 粉絲專頁
男神諸事會社 3.0 

2000/2001年 在500c.c.級別中擊敗Max Biaggi

我認為Rossi很喜歡500c.c.年代。我認為500c.c.很棒,我愛他們。我很想知道現在500c.c.兩衝程可以走到哪裡。我真的看不到四衝程的必要性,但是有人做到了。我只知道的一件事-它們跑的時候比兩衝程要熱得多,所以我永遠都好像在燃燒自己,即使戴著手套也是熱的要死。兩衝程就比較冷。我在500c.c.年代從來沒有被燙到。

Rossi和Biaggi之間的關係其實很好。Rossi的比賽動力通常不會被他不喜歡某一個車手而影響。 他騎很快,這就是他做為賽車手的樂趣。Biaggi在2001年發生的事情有點Mick Doohan的感覺。我記得在鈴鹿,Biaggi將他逼到賽道邊緣,然後Rossi超了他,並給了他一根中指,那真的很棒!

2002/2003年 在MotoGP上騎上本田RC211V

「對於我來說,使用RC211V對我身為技師說很容易。很難確切知道Rossi的情況,但對他來說也很容易。」

「當時那些日子,我們一直在努力從車子獲得更多靈感,因此我們四處移動避震部件,幾乎每節練習更換彈簧,這邊敲,那邊打的,進行更多的更改,甚至半毫米的東西我們都不放過,我們只是試圖找到一些東西。 一直到最後我們覺得不需要再去找那所謂的靈感了。」

「在2002年,我們在幾場比賽中甚至沒有改變任何懸吊或設置。引擎動力是如此的平穩,如此出色,以至於車手可以控制懸掛行程的距離:我只需要稍微煞一點,而前叉不會有太大反應。」

2003年 離開本田投靠山葉

「回想起來,我們首先是在葡萄牙的時候知道山葉的獻議。然後在茂木,當時的感覺就像是:『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也要搬家嗎?』我想留在Rossi身邊,我想留在Jeremy Burgess(Rossi的技師長)身邊,因為我還沒有完成學習我想要學習的東西。」

「我記得在菲利普島(Phillip Island)停車場舉行的一次秘密會議,內容涉及薪水和一切工作方式。 真是令人興奮。 最後,JB,Bernard【Ansiau】和Gary【Coleman】離開了,我們一起與Rossi一起去了山葉。」

2004年 修理山葉YZR-M1

「我們確實遇到了很大的問題,在雪邦的第一個(賽季前)測試中,我們立即著手解決了其中的一些問題。」

「前輪胎總是鎖死的。車手有時會鎖住前輪,當他們意識到時,他們會放開剎車。但是Rossi鎖定了山葉的前後,他可能會感覺到,拉下前煞的次數越多,引擎的開度就越大,所以他在思考時調節油門和煞車。但都錯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就是引擎制動系統的工作方式。當後輪鎖定時,引擎會試圖通過打開節氣門並提高轉速來阻止其鎖定,因此自行車不會滑入彎道。但是,使用YAMAHA發動機時,前輪胎鎖死了,引擎就打開了!那就是當我們意識到為什麼這麼多山葉車手因失去前輪而摔車的原因,因為當前鋒鎖住時,車手與他所需要的完全相反。」

「我們發現的另一個大問題是,Rossi說:『我不能將車子拉到彎角處,在轉向的時候這真的傷了我的膝蓋。』一切都指向舉起自行車,所以我們將車子的高度向上舉起了15毫米,這是很大的差異,每個人都嚇壞了!那改變了一切。車子的轉向更好。而且前輪也不會很頻繁地鎖住,因為重心太低了,所以當我們把車子的車體往上提,煞車器上的傳遞動作更順暢。」

「我們在2004年對車子進行了重大改進,Rossi騎著的那台車也許是他騎過最好的一台車。」

2006年 世界冠軍輸給了Nick

「在2006年非常辛苦。我們和山葉車隊的負責人吉澤正雄有一段很糟糕的溝通經歷,我們想出了很多方法來修復車子,但是沒有任何效果,因此在法國勒芒,我們回到了2005年的車架上。Rossi表現立即回神,他在比賽中遙遙領先,然後引擎爆了。」

「在正賽還沒開始前,Rossi說他車子有些震動,所以我們換了後輪。 當他離開維修站時,我們看到前輪胎上有一個大洞,就位於擋泥板下。 我們想,『F–k,No!』」

「然後在美國Laguna,車子的水箱水管爆了,但即使水管沒有破裂,我們也認為撐不了完賽,因為天氣真的非常熱,當燃油含量真的很低時,它會在泵中空化。」

「當我們在瓦倫西亞輸給Nick時,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什麼心情。我從來沒有想過世界冠軍,我只想著那一天那場比賽要怎樣贏。我們知道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取勝,所以我們只能想,我們下次要贏回來。」

待續...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