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Alex Briggs是跟隨Rossi時間最長的技師,並與另一名技師Bernard Ansiau搭檔。這隻組合從2000年Rossi進入最高級別比賽以來就合作至今。在這之前,Briggs也曾經從1994年開始加入Mick Doohan的團隊直到他1999年退役。所以 Briggs曾經協助過車手奪下了12座世界冠軍錦標。過去的20年裡,他與Rossi這名義大利的車界巨星有過無數美好的回憶,以下是他從2000年到2019年的20年中最難忘的十件大事。

授權轉載自:男神諸事會社 3.0
一個中文MotoGP圈子裡關於MotoGP賽事情報動態和車手男神(Maverick Vinales、Fabio Quartararo和Dani Pedrosa)的一切。喜歡MotoGP賽事和欣賞男神的、愛戴男神的、支持男神的,通通歡迎進來作客。

男神諸事會社 3.0 粉絲專頁
男神諸事會社 3.0 



2008年 LAGUNA SECA的Stoner

「在2007年,我們被擊敗了。我們甚至沒有獲得第二名。但是我討厭排在第二位,因為第二排就像是您幾乎已經獲得了勝利,但是當您獲得第三或第四名時,您知道自己被擊敗了。」

「2008年的 Laguna Seca,Casey Stoner在每個環節都在踢我們的屁股,所以當時用屁股想都知道他將會贏得那場比賽。因此,JB和Rossi提出了一個計劃。JB說,要阻止他,唯一的辦法就是死命衝在前面。永遠不要讓他比你領先一圈,因為如果他這樣您就永遠追不上他,所以您只需要跑在他前面,跑在他前面,跑在他前面!這樣他就無法自己做一個圈。」

「我確定Rossi也會在想,『如果我讓他超了我,前面我又追不上的話,他將贏得比賽。』」

「Laguna在當年是一場心理戰,Rossi騎車通常是在車庫才開始培養情緒,當然大多數車手也是如此,車隊很難去『激將』車手,大多數都是反過來的情況。如果車手開心的話那就事半功倍,如果他情緒低潮的話,我們通常也無能為力。」

「用屁股想都知道他將會贏得那場比賽。」

2009年 巴塞羅那

「擁有一位具競爭力的隊友總是會讓您更快。 那時我們感到99的威脅是非常真實的,也許我們在問:『Rossi的狀態已經到頂了嗎?』在贏得那場比賽之後,我們知道我們仍然在巔峰還沒下來。」

「99是一位勁敵,那時他就好像Biaggi般的人物。Rossi跑了一場精彩的比賽,他在最後一個彎道的動作是算計好的,他決定調低檔位,以便進入99的內側,通常,您不會在那裡放低檔,因為這會損害直線行駛的速度。 但在最後一圈,這對於進入99內線衝到達終線是很管用的。」



2011/2012年 杜卡迪的噩夢歲月

「在2010年11月於瓦倫西亞進行的首次季後測試中,Rossi受傷了,但他的狀況還是可以評估車子的表現,因此他跑了幾圈,我們就得到了他喜歡的所有東西。然後他又跑了幾圈,給了我們一些意見,我們也做了修正,根據這些意見所需要的調整。它們都一些是常規調整,但沒有效果。 所以我們增加了調整幅度,這個幅度超出我們認為可行的範圍,但幾乎沒有任何事情像我們期望的那樣。」

「一整年都是如此,所有零件都來齊了。 我們改了很多東西,車子基本保持不變。 它就像『麻木』般的設定一樣-這就是它的作用,就是這樣。我們不能使車子變得更好,這很奇怪。」

「2012年,杜卡迪採用了更為傳統的車架,但是我們遇到了同樣的老問題,似乎沒有什麼作用。我們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是的,我們在正確的道路上,然後,不,這不對。』」

「杜卡迪有很多很好的人,但我認為他們應該把咖啡機放在車庫裏,這樣工程師們可以在一起喝咖啡交談溝通,但是他們卻不是這樣。他們有同樣這種破壞車隊團結的問題:我行我素,自滿和充滿政治。 當事情進展順利時,您通常會發現所有這些東西都已經被忽視了。」

2013/2014/2015年 在山葉再度獲勝

「很高興再次與山葉一起。當時我們的思維出現了一些懷疑,我們對車手做了什麼破壞?他現在有多行呢,因為我們已經兩年沒有看到真正的Rossi?」

「當JB於2013年底離開時,我就像失去了我的技師乾爹。我在想也許Rossi認為他會早點恢復狀態,但我認為至少要花一年的時間才能令他忘了杜卡迪。」

「但是2014年不錯:我們獲得了兩次勝利,得到全年第二。最後我們花了兩年擺脫了杜卡迪的陰影,因為2015年是我們險些奪冠的一年。我真的以為Rossi會贏得冠軍,我也真的以為我們是足夠的好和強。」

「那個賽季末發生的事太恐怖了。我們只能繼續前進。從雪邦到本賽季末,你的腦袋想著的都是這個人討厭這個,痛恨這個,那時不是故意的。等等,真的很累。」




2016/2017/2018/2019年 一勝難求

「在 2016 年山葉開始表現不佳『為什麼?』杜卡迪表現很出色,因為統一規格的軟件是他們一直使用的軟件,因此它們顯然有了優勢知道它是如何工作的。然後本田僱用了一些來自Magneti Marelli的傢伙。 但是車隊裏沒有人意識到我們也需要這麽做。」

「現在的MotoGP,輪胎佔了很重要的位置。一些人說我們跑不好是因爲我們的車子很快會令後輪過熱。如果你有一個大,兼長的右彎再緊接又一個右彎的話,在你還沒進入第二個右彎時,輪胎還沒來得及恢復,那個彎角就是災難。車隊裏面到現在還有兩組人有不同意見。是不要對輪胎施加重量,對輪胎斯文一點,還是再往下壓,不讓它空轉?我是站在施壓這邊。我個人意見是你對輪胎越斯文的話,輪胎的表面溫度會上升,但施壓的話,胎體溫度卻可以上來。」

「過去這幾年情況都差不多,有時好有時壞。每個人都在議論車手的年紀,他還是可以跑很快,不過他已經不是18、22的年紀了,就好像你20歲時去遊樂場玩過山車,你會覺得好玩,但20年後你和你孩子玩同樣的東西,你會喊:Fuck!」

「Rossi他還是可以贏的,我很失望我們已經有段時間沒贏了,去年的美國,兩年前的馬來西亞我們是可以也應該贏的。」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