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顯示 1 / 2

對於長期關注MotoGP賽事的車迷而言,Bradley Smith這個名字並不會陌生。登上MotoGP舞台以來歷經過YAMAHA、KTM以及目前的APRILIA,說是從鋁合金車架搭配並列四缸、鋼管車架搭配V4再轉至鋁合金車架與V4引擎的組合,在經驗上可說是相當豐富。

英國車手Bradley Smith擁有多家品牌的賽車經驗

而對於媒體來說,一位可以具體地說出在闈場內的賽車騎行時的複雜狀況的車手,對於報導與資訊傳遞上相當有幫助,也因此,Bradley Smith也就成為了與媒體之間的主要參與者之一。在Sepang賽道上的季前測試中,以APRILIA測試車手的身分在場上奔馳,也因為整體表現令車隊滿意,APRILIA更是對外宣布這位英國車手未來有外卡正賽的機會,而外媒在Sepang訪問到了這位車手,並且從Bradley Smith口中,我們也可以一窺其他車廠在場上的狀況秘辛。

觀察的細節

「在通過第四彎時,DUCATI的廠隊賽車在聲浪的部分與其他人完全不同,他們看起來像是退檔時又在一邊閃動的感覺,我還搞不清楚那是怎麼一回事… …這感覺上像是電控系統在介入,應該不太會是油門反應導致的,但通常這種閃動不是一件好事,會影響到賽車的動態。」Smith表示自己觀察DUCATI Desomosedici GP19在賽道動態的見聞。

在場上以第一人稱觀察其他車廠的賽車也是一門學問

「我記得Avaro Bautista 在澳洲Phillip Island的Lukey Heights那次離奇的摔車事故,也許跟這個閃動有關係… …賽車像是在催油門一樣的推動,但電控系統在錯誤的時間閃動…但說起來也很奇怪,不同的電控方式讓引擎可以從油門底部變得柔和,DUCATI的賽車在彎頂點時所做的事情與其他車廠完全不同,YAMAHA的感覺上,在入彎到APEX時感覺像是把某種東西關掉,到出彎時再打開的感覺,但DUCATI看起來是使用點火來改變引擎的個性,你可以聽到DUCATI沒有真的改變引擎轉速的聲音,你只是聽到發動機持續的巴拉巴拉的聲音,而YAMAHA的賽車比DUCATI的聲音又更慢一些,更沉一些,並且會隨著車手轉動油門的開度而完全不同。」

「而至於SUZUKI感覺上更像是YAMAHA,但是他們在整個賽車架構上,引擎、電控與油箱等等,在各種方面都在改良。」

Smith把賽車懸吊調整得非常柔軟,目的是為了不要在彎中有太多的干擾

記者詢問到Smith在彎頂點時對於循跡控制系統的選擇模式,「我的賽車在懸吊調整上非常柔軟,原因是我不想讓任何東西在開油門的時候讓我感到不安。」

而在測試賽上觀察到的狀況還有DUCATI的Petrucci,「他似乎沒有使用腳踏後煞,他把後煞裝在手把上,DUCATI看起來很溫順,特別是Dovi騎乘的時候,GP19看起來很容易駕馭。Dovi讓我想起了在YAMAHA時期的Lorenzo,因為你就這樣看著他,而你永遠不敢保證他這一圈到底是在做設定圈還是在刷最速圈!有時候你常常會看到Lorenzo似乎準備要進PIT了,結果他在這圈拿到桿位!」

今年APRILIA似乎對於電控大有進步?

「至於YAMAHA的新人Quartararo騎乘的YAMAHA感覺很乖,我的意思是,從引擎聲音聽起來這輛賽車不會太兇太難駕馭。可能現在YAMAHA只是讓他們適應自家的賽車而已。」

而至於KTM的Zarco在入彎時的摔車,是因為失去前輪?Smith對於這部跟了他兩年的KTM RC16,「不,KTM的車必須要很晚入彎,你必須得衝刺到最後一刻,然後才要開始準備入彎,你可以看到Zarco在APEX前五公尺的地方過彎過的很彆扭,如果你不能讓賽車順利轉向,那你就沒辦法在彎中擁有好的視野。」
「這就是為什麼KTM會這麼適合Pol Espargaro的原因,他喜歡這種『匆匆忙忙』的感覺,他不喜歡一切都很平順平靜!他的騎乘風格就是覺得每一圈都是我的最速圈,所以他喜歡使用游走邊緣的騎乘方式!」

引擎與騎乘風格,Smith認為息息相關

Maverick Vinales又在他的M1上做了什麼?請看下頁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