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結束了直接面對5位WGP500王者採訪後的摩托車作家高橋剛,是否能夠將在採訪時直接感受到的強烈活力,轉變成努力不懈的大家面對全新明天的動力呢?!無法用不溫不火的言語一語帶過那段豐富的時光,即使面對著岩石也無懼一切向前衝的應對,每一句話都擁有著壓倒性的說服力,5位WGP500王者身上無止盡的活力,就如同混在一起永遠都不可能出現的原色一般。

5位WGP500王者身上無止盡的活力,不斷的分享賽事經驗。

翻譯文章授權轉載自:Webike
原文參考:WGP500絕對王者!傳奇車手齊聚特輯

和5人在一起的時間讓筆者身心疲憊

天色尚未明亮,在日本東京都的東名高速公路上剛剛發生了翻車事故使得交通完全中斷,眾多車輛亮起的頭燈和尾燈,讓車道彷彿就像是在市區一樣的熱鬧。響著警笛的救護車和警車從車陣中穿出並一輛一輛地前往車禍現場,筆者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移開事故車、什麼時候會恢復正常通行。

負責開車的編輯不斷地將目光飄向時鐘,向來從容不迫的他很難得的一直在那嘀咕「來得及嗎?」、「怎麼辦?」,因為距離目的地WGP500王者們所聚集的鈴鹿賽車場還有400km左右。筆者坐在他駕駛的PRIUS後座,盼望著「就這樣一直塞車下去吧」。能夠直接和這些站在世界頂點的男人們進行對話是多麽難得的機會呀!正常來說應該要一邊興奮地小跳步,一邊得意著「這就是身為摩托車作家的福利啊!」。

筆者在前往鈴鹿賽車場的路上遇到了車禍事故,所幸路況排除順利抵達訪談會。

但是,筆者現在的心情卻非常沈重。因為就筆者所知,這些冠軍車手都是非常充滿壓迫感的存在,又是多麽地令人感到畏懼。那彷彿是能看到你內心深處冷靜又銳利的視線,以及不斷冒出那些具有破壞力的話都讓人膽顫心驚。就算是每個人只有30分鐘,筆者也完全沒有能夠在這短暫的訪問時間中有苟延殘喘的自信。非常不幸的,車禍事故順利被處理完畢,高速公路又開始正常通行,而我們一行人也在約定時間之前就抵達了鈴鹿賽車場。稍微重新整理了一下事先準備的問題和資料,在筆者尚未做好心理準備時就開始了對冠軍車手們的採訪。

能一次與5名傳奇車手面對面訪談,筆者坦言壓力並不小。

「接下來,要說些什麼呢?」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他們的眼神中透露出這個意思,在筆者問出第一個問題之後,整個採訪就完全按照著他們的步調來進行。抓住筆者大概的用意之後他們就開始說著自己想說的話,筆者只好馬上放棄原定的問題,因為原定問題就只是預定而已。在這裡,如果他們有什麼想說的話,就透過筆者讓他們盡情的講比較好;有關摩托車、有關比賽、有關人生,他們滿懷熱情的訴說著內心的想法。

Wayne Gardner是位胸襟開闊的人,話題主要圍繞在兩個寶貝兒子身上,經常使用「良知」這個詞彙和筆者聊著各種大大小小摩托車賽事的未來。在Eddie Lawson不斷的微笑中,夾雜了如同調皮搗蛋的孩童般的純真及不明確地憤世嫉俗,他本人也說自己的想法非常地熱情奔放不受拘束。Freddie Spencer則是眼睛睜得大大的,拼命陳述著自己所掌握到的摩托車道理,他不只搶過筆者的筆記本和原子筆,用力且飛快地畫出過彎時的取線,還不斷盯著筆者的表情,詢問筆者「明白了嗎?」

Freddie Spencer拼命陳述著自己所掌握到的摩托車道理。

Kenny Roberts的眼珠子連1mm都沒有移動過的一直專注盯著筆者,他那完全不被動搖的堅定信念也表現在他挺得筆直的後背上。而在不同天進行採訪的Michael Doohan則熟練地說著將近20年前的比賽,並在說到關鍵處時巧妙地將話題轉移開來。和5位WGP500王者一起度過加起來超過3小時以上的時間讓筆者精疲力盡,完全累到不行。

Kenny Roberts那完全不動搖的堅定信念,也表現在他挺得筆直的後背上。

他們對摩托車的熱情、對比賽採取的對策、對騎乘技術的見解,還有對成為冠軍車手的看法等,既有類似的地方也有截然不同的部份,簡單來說就是完全不一致。但是,他們彼此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則是那令人驚訝的固執己見,他們用同樣望向筆者的銳利目光看著自己,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想要些什麼、應該做什麼、要去哪裡等,他們都能冷靜對待這些問題並得到明確答案,而這也成為他們不被動搖的基礎。

答案並不是什麼都可以,他們都明確的想要成為冠軍,在決定自己目標的當下就等於拋棄了其他可能,抱持著自己的未來將只被侷限在一個地方的覺悟,他們走過那條通往世界上僅有一個冠軍寶座的道路;他們並不是被神所選出來的冠軍,而是自己選擇了想讓自己成為冠軍。

確定目標之後,權力專心地達成目標,才能造就偉大。

在回程的高速公路上遇到時速25km的塞車路況,握著PRIUS方向盤的筆者,照理來說應該已經筋疲力盡累到不行,但是卻一點都不想要休息。或許是因為WGP500王者們驚人的活力衝向了筆者,並深深地進到筆者的內心深處。

本文同步刊載於:<Webike新聞>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