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在MotoGP第6站Styrian GP時,筆者非常遺憾地度過了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因為來自日本的中上貴晶選手原本穩居第二,並伺機搶奪冠軍的狀況,很可惜地在第17圈因為紅旗中斷,在剩下12圈的Race 2,由於沒有能用的輪胎(因為有使用數量限制),所以只能用碩果僅存的那顆輪胎繼續比賽,最終以第七名結束比賽。

翻譯文章授權轉載自:Webike
原文參考:【和歌山專欄】在MotoGP賽道上像開竅般的中上貴晶



讓全世界都見證到中上貴晶選手的精彩表現

說到可惜的話,很有可能拿下第一場勝利的SUZUKI選手Joan Mir也因為前輪沒有備胎,所以只獲得第四名。這場比賽中斷的原因是Maverick Viñales選手的前輪煞車過熱失靈,車子直接撞上一旁的護欄,造成整台車燒了起來。Maverick Viñales選手當時馬上趁著身體向後移動的瞬間跳下車,因此本人並沒有大礙。如果錯過那個時機,他可能就會無法跳下車來,這不免也讓人佩服起他那動物般的直覺。

題外話就聊到這裡,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聊一聊本賽季開始之後,中上貴晶選手驚人的進步。雖然他在第2站(MotoGP級別的開幕戰)只拿下第10名,感覺和去年沒什麼兩樣,但是他在第3站就贏得了自己最好的成績-第4名,並且在第6站排位賽中取得第2名,在正賽中位居領先軍團,表現十分亮眼。

與去年截然不同的表現

最讓筆者佩服的不是比賽結果,而是他的騎乘變化。

一年前筆者就曾經在專欄文章「時代更迭與新秀崛起的MotoGP」中提到過他的騎乘表現。當時在文章中曾說到「他的動作並不是以骨盤為主導,而是傾向由肩胛骨進行主導,雖然把髖關節當作扳機的這個動作,在經由骨盤傳達到脊髓上方的這個流程並未有所改變,但是比起腰部的動作,最後還是以肩膀的動作作為結束。」



不過,最近他的身體動作改成了最理想的以骨盤為主導。以今年的精彩騎乘表現來看,去年他的表現應該是由肩膀與摩托車的狀態來決定。連煞車也是如此,去年雖然可以看到他靠著肩膀來穩定後輪整個翹起來的狀況,但是今年他卻改成了以體幹的動作來控制。

這對他本人來說應該也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體驗。相對於神經一直耗損的去年來說,今年他騎起來的感覺就比較舒服放鬆,所以應該能夠更容易保持高度的集中力。

即使是像他這樣站在最頂級賽事的賽車手也會突然開竅

正如同日本國內外的網站新聞上介紹的一樣,HRC的技師拿車載影像中的資料來分析中上貴晶選手與Marc Márquez選手的騎乘表現,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兩人最大的差異就在於Marc Márquez選手在開始煞車時就會充分使用到後輪煞車。

或許在這之前,中上貴晶選手在煞車時都是以前輪為主,在煞車開始之後肩膀受到減速G力,然後他就在這個姿勢下進行轉彎。但是,現在他在轉彎時卻會用腰部去感覺後輪的接地感以及摩托車的移動。

即使是像中上貴晶選手這樣都已經站在最頂級摩托車賽事的選手也不會停止對騎乘的探索,在徹底研究騎乘技巧之後仍然會有開竅的機會,這絕對能夠鼓勵到許多騎士。

筆者感覺中上貴晶選手應該還有繼續成長的空間,他絕對有參考Marc Márquez的騎乘方式。等到Marc Márquez選手重新返回賽車場之後,中上貴晶選手一定能夠有更長的時間,可以以更近的距離繼續觀察Marc Márquez吧!這也讓人更想要繼續為他加油呢!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