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才結束上週的日本站,本週MotoGP又風塵僕僕地來到南半球的澳洲。這週的菲利浦島有非常強的陣風,風大到在FP4的時候KTM車手Oliveira被側風吹倒摔車。這一來也使得賽道安全出現疑慮,賽會考量車手安全決定取消之後的行程,將排位賽改至周日早上進行。



週日早上的排位賽,Vinales展現強勢作風取得桿位,排位表現不錯的Quartararo這次是在第二位,Marquez在第三。之前排位成績都不盡理想的Rossi,這次倒是在第二排的首位,以第四位起跑。

Vinales在澳洲戰取得桿位。

澳洲的菲利浦島賽道總長4448公尺,共有七個左彎和五個右彎。南半球現在正是初春時節,正賽當日為多雲的氣候,氣溫只有攝氏16度,賽道溫度也僅有攝氏26度。在輪胎的選用上,桿位的Vinales是前後軟胎的配置,Quartararo是前中後硬,Marquez則為前硬後軟,第四位的Rossi採用前中後軟。看來在澳洲,各家車手的用胎邏輯都非常的不同。

菲利浦島的起跑線距離第一個彎相當的長,起跑之後Rossi從外側以較高的速度搶入第一彎,緊跟著是Crutchlow。緊接著在第二彎,Petrucci似乎是胎溫還沒上來,失去後輪又恢復抓地力造成High slide。這樣一摔碰撞到前方的Quartararo,將他帶了出去。這個周末連兩摔的Quartararo一拐一拐走出賽道。兩台APRILIA廠隊的選手Iannone以及Aleix Espargaro分別站上第三及第五。Marquez排在第四,而桿位的Vinales一下落到第六位。

起跑頭三圈是由Rossi在前領先。



兩圈之後,Iannone逐漸抵禦不了Marquez的攻擊而讓出第三的位置,但好久沒在領先集團的Iannone豈肯輕易放過,隨即又硬將Marquez擠下去。此時,後方的Vinales超越Aleix Espargaro的另外一台APRILIA。領先了三圈的Rossi,竟然在第四圈一下掉了兩個位置,讓Crutchlow和Iannone接連超過。同樣在第四圈,Iannone和Vinales也幾乎在同一個地點超過Crutchlow和Marquez。但在起跑的大直線,可以發現HONDA賽車的速度遠高於APRILIA,於是Crutchlow又奪回領先。但在進彎之後,領先集團又擠在一起,Marquez找到路線一舉站上第三,之後又超越Iannone來到Crutchlow之後。這場APRILIA實在表現相當亮眼,直線的速度非常好,Aleix Espargaro超越了Rossi。而在彎中Iannone和Marquez也有激烈的纏鬥。

比賽前半,兩輛APRILIA的表現相當亮眼。

比賽中段,注目的焦點是Vinales。先後超越了Iannone和Marquez,並且在還剩18圈的時候,一舉超越Crutchlow取得領先。在高速的菲利浦島賽道,大家的差距都很小,一下不注意就可能掉兩三個位置。賽在賽是前半表現亮眼的APRILIA,之後有點後繼乏力。Iannone和Aleix Espargaro分別掉到第六和第八。而Vinales、Marquez和Crutchlow組成的領先集團已經與後車拉出2秒以上的距離。

Crutchlow在菲利浦島也展現強大競爭力。



最後十圈,Vinales和Marquez在最前面領先,Crutchlow在第三位獨跑。第四位的Rossi帶領著一個集團在之後,這集團中的地主車手Miller不斷的往前取得位置。很快的Rossi就抵擋不住DUCATI集團強大的尾速,接連被Dovi和Miller超越。

Marquez緊緊跟在Vinales之後伺機而動。

最後幾圈,雖然Vinales是領先者,但是Marquez似乎一直在後游刃有餘的保持一定的距離。之後的集團中,地主Miller則從DUCATI集團中殺出。最後兩圈,Marquez還沒有要出手的意思。進入最後一圈,Marquez在直線發揮HONDA的速度,追越跟了好久的Vinales。但隨即在第一彎又被Vinales給追近,眼看YAMAHA賽車在彎中有較高的速度與好的路線,但前後軟胎的Vinales在煞車時車體明顯的劇烈抖動。最後一圈的第十彎,Vinales失去抓地力摔車。Marquez通過終點奪得冠軍,Crutchlow第二,澳洲人Miller在家鄉站上頒獎台拿到第三。

澳洲站的頒獎台。



賽後訪問時,Quartararo提到和Petrucci一開始的碰撞。Quartararo是YAMAHA車手當中唯一選擇硬胎的,他說:「我必須坦白說,這是一個艱困的一週。我在週五時發生大摔車,然後在週日的正賽又摔了。我想今天早上我們做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我們在排位賽Q1最快,然後拿到前排發車,而起跑我們也做得很不錯。我們在輪胎選擇上有點困擾,我們想要的是硬胎和軟胎之間的感覺。最終我們選擇硬胎,但是事後我們可以說用軟胎應該是更安全的選擇。我們現在要在雪邦做得更好,並且趕快復原。在第二彎,如果你去看那些使用硬胎的人,犯的像我一樣的小小錯誤。只是我在其中一次錯誤比較大,而Petrucci那次就更嚴重了。使用硬胎真的不是最好的選擇。」

一個周末連兩摔,Quartararo表示會盡快復原參與馬來西亞站。

談到正賽的摔車,他表示:「我們不能說這是我的錯。直接看是Petrucci撞到我,但是即便沒有撞到我,結果也差不多。我都已經跑到草地上了,這樣我會損失所有的位置。假如Petrucci沒撞到我,或許我會完賽,但要站上頒獎台或是爭取前五是非常困難。」

提到身體的狀況,Quartararo說:「看來之後每天我都會去做醫療的檢視,我的感覺和之前一樣。我的腳很痛,但並沒有變得更糟,這樣很好。我要在馬來西亞站之前盡可能的復原,好參與比賽。」



Vinales在最後的緊要關頭選擇放手一搏。

從桿位起跑,在比賽中也領先了大半場,最終卻以摔車收場。Vinales談到這場比賽:「這場比賽我是要取得勝利,而不是要第二名。我試著再超過Marquez,然後我在要扶正車身時減速,然後我的後輪就鎖死了。毫無疑問的這是我的錯,我知道Marquez等著在最後一圈要超過我。在最後一圈,我把路線收得很緊,很靠近路沿石。假如他在最後一刻要發動攻擊超過我的時候,我可以拚晚煞車,但是在提前發動攻擊了。於是我有另外一個計劃,我想在第三個計時段,在第十彎用盡最大能力去追上且超過他。」

在最後關頭以摔車收場的Vinales。

「在摔車前,我沒有帶煞車進入看看會怎麼樣,但是我就鎖死後輪了。我知道Marquez要在直線超過我,但是我準備在第三段討回來。

最後雖然摔了,但Vinales覺得是正面的。他說:「對我來說這是場非常正面的比賽,我雖然摔了但是我們很滿意。我盡其所能地做到最好,我們的車確實已經進步,而今天賽車也很好的在運作。但是我們持續進行,我們了解和YAMAHA一起奮戰的方式。所以這次我們失敗了,但或許下次我們就可以攻擊了。等著瞧,今天是很重要的。我很開心因為我們維持很好的節奏,或許Marquez是比我們快,但已經不像以前那樣落後在他後面11-12秒了。

背靠背的三連戰,最後將來到馬來西亞雪邦,下周也請鎖定我們的報導。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