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2015年四屆F-1世界冠軍車手Sebastian Vettel由紅牛車隊轉投法拉利車隊,他的年薪達到23.5億新台幣的驚人數字,大家都不難聯想到其他能進入F-1的車手,他們的薪水必然都是相當可觀的,
事實上F-1車手的薪水在不同車隊間是有很大的差異,今年薪水最低的應是Sauber車隊的車隊的Marcus Ericsson,年薪僅有580萬新台幣,其差異可達400倍。這還不過是表面的數字,事實上約有20%的F-1車手是帶著錢來給車隊才取得一席車手位置的付費車手(Pay Driver)。

什麼是付費車手?簡單的說就是本身就非常有錢或者有個非常有錢的富爸爸車手,或者能帶著高額商業贊助來投靠的車手,當然這些車手不光是有錢,擁有過人的賽車技術也是必須的,以今年再度續約Lotus車隊的Pastor Maldonado而言,可說是對pay driver的最佳註解。

2011年Pastor剛奪得GP2世界錦標賽的冠軍,次年即帶著21億元新台幣來自背後金主委內瑞拉國家石油的鉅額贊助而得以加入Williams F-1車隊,他帶來的贊助使Williams車隊得以提昇車輛的戰力,也為他自己取得初步的成績,之後再以同樣的模式轉往Lotus車隊發展,今年他的簽約年薪也提昇到1億新台幣之譜。當然也有部分光有錢而技術未到位的車手,錢花光之後人也從F-1消失了,幾個亞洲籍的富二代車手就是如此收場。

電影Rush 中的Niki Lauda

2013年有一部關於F-1車手的電影『決戰終點線』,描述F-1車手Niki Lauda的傳奇故事,大家應該會注意到Lauda也是以付費車手的方式在1972年加入March F-1車隊,然後次年再度舉債買下BRM車隊的一個位置出賽,終於他的決心與實力獲得了回應,得已被法拉利車隊相中聘為領薪車手,並成為後來的F-1世界冠軍,這說明了付費車手也可以成為傳奇。

在賽車運動最高殿堂的F-1依然存在著付費車手的事實,其他次級的以及業餘的賽事,付費參賽仍是理所當然的了。遠的不說,台灣幾個叫得出名字的國際級車手,無論參加WTCC、GP2、Asia LMS已至F-Renault,哪一個不是帶著自家企業的贊助而是因為技術出眾而被車隊網羅的,大家都心裡明白,只有那些不瞭解內情的小朋友,還天真地以為有朝一日,憑自己會開快車的天分就可以成為職業車手,名利雙收。

日前中華賽車會公告了2015華夏盃台灣車手報名參賽的辦法,車手必須具備起碼的優秀技術,在全錦賽中做出佳績,並參加跑道三圈實測作為評比參考外,入選的車手可獲得賽會70%的贊助費用,每站只要負擔16萬元的報名費,就可以在公平的情況下和中港澳台四地的華人頂尖車手同場較量,透過全中國及部分亞洲地區的電視轉播,如果能勝出,將是未來晉升職業車手的最佳跳板。

然而卻有些車手竟抱怨為什麼不是全額免費參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這30%的報名費都無力負擔,又沒有能力為自己找到商業贊助的話,我想他應該及早覺醒,在台灣參加國內比賽就好了,如果有意往上提昇的話,無論你同意或不同意,先當一個付費車手恐怕仍是大家必須經過的階段。

(以上全文轉載自中華賽車會官網,MOTO7 配圖)
在MotoGP中,相信大家都認識AB哥Karel Abraham。

特色文章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