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人生就是因為不知道會遇上什麼事情才因此有趣,不是嗎?

在2019年賽季中退休的Jorge Lorenzo,在退休時便謠言四起,有著即將成為YAMAHA測試車手的傳聞,然而Valentino Rossi在那時便說道:「如果是Jorge的話,我們絕對歡迎。」畢竟從Rossi的觀點來說,有著一名能與他一較高下的測試車手,對車隊以及他本人來說都是非常放心的。

 

作者:青木宣篤
協力採訪:Young Machine
編輯潤稿:高橋剛

確實,如果能夠與車手們在同樣的情形下測試,這樣對電子控制上的微調是更有幫助的,但不該對賽車的基礎設備花上太多時間,因為那不是你該克服的問題。在騎乘摩托車時有點依靠感覺,無論速度是高或者是低,都會遇上相同的情況。車速越高,車輛問題就感覺更嚴重,反之車速越低,那些問題就更難尋找出來,而那些能注意到小細節的人就更有可能成為所謂的測試車手。

如今,青木宣篤仍然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評論,持續的進行測試車手的工作。

我從2001時開始擔任測試車手,普利司通開始向MotoGP供應輪胎,而我和伊藤真一先生一同進行測試。作為Telefonica Movistar SUZUKI的賽車手,我一直在騎乘二行程500c.c.的RGV ,直到我接觸到測試車手這份工作前,都不太清楚實際上需要做些什麼,充其量認為就是一份需要「跑得很快的工作」而已。那時我還只有30歲,預計在不久後重返GP車手,因此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仔細研磨測試車手該做些什麼,反而是在實際的測試中更加了解詳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學習到了許多關於測試車手的基礎知識,並且訓練了對於感應器以及靈敏度的體驗,更棒的一點是,我開始能夠感受到其他人無法察覺到關於車輛的小細節。

我和伊藤先生雖然使用相同的輪胎,但我們兩人對於輪胎的感受通常是不大相同的,而普利司通的員工不但沒有感到疑惑,反倒是非常希望得到不同的感受,他說:「越多的車手能從不同角度確認輪胎,並且帶給車手不同的印象,這樣的輪胎能反應更多情況。」多用途意味著無論你碰上什麼情況,它都能發揮該有的功效,這與車手的工作有很大的不同,通常在場上時我們只需要考慮如何更快,但測試車手的工作完全不是那樣,因此我開始設法理解關於測試車手的工作。



自2004年冬天起,我成為了SUZUKI MotoGP賽車的測試車手,但是在剛開始時,我非常有意願重新返回賽事擔任車手,而且我認為我只需要考慮到騎的很快這件事,並且將會有許多機會能在歐洲巡迴賽中奔波,對於有如馬戲團一般的行程讓我感到很興奮。

而且,自2006年起SUZUKI竜洋賽道的測試車手有所增加,我作為一名測試車手在意識、技能上都獲得了大大的提升,並通過每周相同的課程,達到一定的水準。我們測試了多的新零件,不論是車架、後搖臂或者是引擎,我們都會嘗試去評估每一樣配件的契合度,即便是細微的影響也不放過。



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即便我有休息和設定的時間,但我依然在場上騎乘,在同一輛摩托車上無止盡的行駛同一條路線,我能夠感受到每次不同的差異,並且在獲得大量的經驗後,清楚的了解到摩托車的精隨,不過這還僅僅只是測試車手的起點,之後的路可還有一大段要走。

【GP青木新聞】
Quartararo將減速、轉向、加速重疊的高效率操駕技巧|GP青木新聞
四行程?還是二行程好?引擎煞車對操駕影響|GP青木新聞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