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經過上半年的征戰,MotoGP目前正在難得暑期休息當中。我們很輕易地發現,輪胎的選用是贏得比賽的關鍵。一般外人很難清楚的輪胎間的差異,而對於輪胎最了解的就是輪胎供應商了,MICHELIN二輪賽事經理Piero Taramasso就來和我們談談大家所關注的輪胎議題。

MICHELIN二輪賽事經理Piero Taramasso。

以前,還有很多家輪胎供應商的時候,很多車評會說:哎呀!Rossi會贏都是因為他有特別的輪胎啦。但是,現在只有一家輪胎供應商了,不過這樣的爭議其實也沒有停歇。之前的普利司通,輪胎通常在比賽的一兩個月前就決定好了,討論的空間較小。但是米其林的作法就不一樣,在歐陸的比賽,他們可以依據的練習狀況,把表現較好的輪胎周六晚上再整套帶去現場(這只提供給某些車手)。而在去年的阿根廷站之後,他們僅花了一周的時間,就為整個MotoGP賽事生產了新的輪胎,並且運到地球的另一邊。讓大家對這家法國輪胎製造商的研發、生產和運送能力刮目相看。

MICHELIN有強大的運輸團隊。

今年,為了尋找最好的輪胎配方給車手及車隊,米其林自己把事情變得很複雜。因為在比賽中因為輪胎帶來許多的不可預測性,讓今年賽季變成充滿精神分裂且令人玩味的一季。每場比賽,車手都要從輪胎中計算出最佳的組合。有時這站贏得比賽,下一站卻掙扎在如何進入前10名。有時這些胎往往會特別適合給某些車隊和車手,而工程師為了找出更好的設定都快瘋掉了。而比賽就在緊繃的糾結和令人摒息的張力中,不到方格旗揮下不能確定最後的結果。

今年帶來三種不同的配方。

Q:米其林在MotoGP專案的理念是什麼?

我們的目標在提供輪胎以符合車隊及車手的需求,這也是Dorna的要求。我們必須盡可能地去滿足車手去進行有趣的比賽,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從兩種輪胎選擇提升到三種。這對比賽來說是種進步,因為越多的選擇能讓車隊越容易找到有利於車手的設定。但是另一方面,車手們其實比較喜歡只有兩種選擇,因為這樣他們可以更專注於車輛的設定而不是花很多時間在試輪胎。但無論如何,車手們都很開心能夠找到符合他們的設定。

Cal Crutchlow比較偏好較硬的輪胎。

Q:但是每位車手的風格都不同啊?

我們的想法是先針對每條賽道去設計輪胎,然後再考慮車輛特性及車手風格。像是Valentino Rossi、Marc Marquez和Cal Crutchlow,這幾位都偏好較硬的配方,讓車子能夠更穩定,更少的偏移。相反的,DUCATI、APRILIA和KTM的車則和軟質配方的輪胎搭配的較好,因為這些車需要更柔順的操駕方式。

Q:你能夠和我們聊聊在MotoGP維修區常聽到的一些爭論嗎?像是某一場的輪胎比較偏向DUCATI,而另一場則對YAMAHA較好

對我們來說,事情很清楚的。這一切都和車輛的設定和賽道的特性有關,我們給所有人的輪胎都是一樣的,我們只會針對賽道的特性做調整。各家車廠的車子有極大的差異,我們都知道DUCATI的車有強大的引擎及最高的極速。所以我毫不意外他們能在有長直線的Mugello 或 Barcelona勝出,同樣的在平均速度很高的Assen,DUCATI也毫不意外的成為了主角。此外,他們在賽前兩周就來到Mugello做測試,在Barcelona也是。他們在賽前就有很好的基礎與數據,對他們在賽事上的電子調教與設定有很大的幫助。

DUCATI的車和較軟的胎能夠搭配得比較好。

Q: YAMAHA在Barcelona是怎麼了?為什麼他們表現得如此掙扎?(在Barcelona,Rossi和Viñales的成績分別是第八和第十)

他們沒有來做測試,而我們知道像是Barcelona和Jerez這種抓地力較弱的賽道,M1就表現不好。很重要的一點,M1在彎中的速度要發揮,關鍵來自輪胎和柏油所產生的抓地力。在Barcelona,路面溫度達到攝氏50度,而賽道表面也比較舊了。Rossi和Viñales就在車輛特性和不足的循跡性當中顯得很掙扎,而使用2016年舊款M1的Zarco表現就好的多。

YAMAHA在抓地力不足的賽道顯得很掙扎。

Q:之後輪胎發展的方向為何?

基本上都一樣,而我們的胎體會去符合賽道特性,而有一些些不同。在Barcelona我們做了一個進化,就是前輪使用兩種不同的配方(左邊軟、右邊硬)。主要是去年我們注意到右邊磨耗的很厲害,於是技術上我們就做了這樣的決定。

MotoGP輪胎的裝配及平衡由米其林統一處理。

Q:請問勝利的方程式是什麼?

車手和車隊都能找到正確的設定,是勝利的基礎。如何做到呢?多做測試很有幫助,人家DUCATI和HONDA都做很多測試呢!

勤做測試是勝利的不二法(雪邦測試中的KTM賽車)。

米其林向來都以快速回應問題著稱,在下半年的比賽中,這家輪胎供應商又會有什麼新的設計,請繼續鎖定Moto 7帶來報導。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