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推薦文章

站長此次訪問到宏佳騰現任執行長「Tony」林東閔,Moto7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大好機會來深入了解不論是執行長自身的思維,乃至整個宏佳騰品牌的經營理念與未來的挑戰。為此站長也準備了多道題目,其中有些更堪稱尖銳嗆辣,希望在這些題目中,透過執行長Tony的回答,大家能看到宏佳騰的智慧車聯網理念是如何成形,也能對宏佳騰有更多的認識!

更多試車、新車介紹及特別企劃影片,速至Moto7 Youtube頻道觀賞!

 

前言

站長:
Tony從你踏進這個產業,我們也正是從那時候就認識了。到現在也有六年了,這六年我覺得宏佳騰改變真的蠻多的,從你來到我們這個產業之後真的帶來很多變化。

Tony:
一開始很多人說我是來亂的。

站長:
說到來亂,我覺得從去年開始因為疫情持續升溫,到今年真的變得比較嚴重,我覺得以我們來看好了,我自己騎車的時間變多了。以一般大家可能需要通勤的人來說,可能在考量交通移動方式上面,我覺得這兩年一定會對未來造成一些影響。

怎麼看待COVID-19疫情為整體機車市場帶來的變化?

站長:
你怎麼看這兩年來的變化?

Tony:
這兩年來變化其實有好幾樣事情。疫情帶來的影響主要是可能搭大眾交通工具會比較有顧慮,所以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在2019年的時候政府宣布一個新的計畫,所以可能七期燃油車汰舊換新也有補助,再來確實也有越來越多樣化的車輛進到市場,導致去年我們整個總市場有達到103萬台,銷售是輝煌的往上走。到了今年一開始我們就知道總市場一定會往下,畢竟去年已經一個高峰了。正因為去年多賣了大概20萬台左右,今年就一定會有這種提早消費的族群而導致今年銷量少一些。但在差不多五月時我們都一起遇到了疫情的三級警戒,衝擊到的就不是「大眾交通工具敢不敢用」的問題了,而是「敢不敢出門」的問題,那你不出門經濟就會停滯,在這個節骨眼裡面一定會有一些痛苦,但是相對的我想各大車廠一定也在沉思市場要的是什麼。

對於在後疫情時代要嘛叫Uber Eats,要嘛叫Foodpanda,另外的一些餐廳他可能自己也會想要有一到兩台車自己來做外送。所以摩托車裡面我們觀測到去年的103萬輛,可能有5-8%真的是買來做外送!同時它也可以送很多的東西,包括我們指的宅配,尤其看EC的整個發展多蓬勃,而這個後疫情時代跟新的商務時代,機車這樣子的存在它便利於民眾的通勤跟求學上班之外,其實它可能對我們整個商務的運作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今天真的蠻多可以聊的。那疫情帶來很多商業模式的現況,消費經濟可能有一些衝擊,但是任何的衝擊後面都會帶來一些改變,這個改變我們怎麼去看待它就變得很重要。

站長與宏佳騰執行長TONY,開啟一段針鋒相對的訪談。



宏佳騰是否放棄發展油車了?

站長:
那我們如果回頭來看宏佳騰這邊,我問一個尖銳一點的問題:可能去年大家都說宏佳騰是不是在放棄油車了,完全走電車。而現在又有所謂「油電平權」這樣的說法,那你怎麼看宏佳騰在這一塊的佈局?

Tony:
其實是這樣,宏佳騰在機車的這個Own branding不能算得上是大廠,可是多年來我們一直都很認真在開發差異化的車,包含周杰倫代言的3D 350,前面兩個輪子、後面一個輪子。對我們來說電動車本來就是國際趨勢,所以2016年就已經做了決定,我們就是要往這方向一定要有一個開發案,而且要很具體——我不是做一台,我是要做一個全新的品牌,而且是有發展性的。所以其實我們研發中心是有電動車研發中心跟燃油車研發中心,這邊就先回答到你了。

既然研發中心有這兩個單位,當然沒有要放棄油車!那中間這個禁售燃油車的計畫全球都在喊了,台灣也喊了,所以對我們來說第一個重點就是七期引擎到底要不要再加速開發,在那個當下看到國際趨勢跟這個政府都已經宣布禁售燃油車,那我們電動車也正在全力發展,所以我們就必須要做一些資源的挪移,它是勢必的。後來我們也關注到局勢又有變,所以其實你仔細看我們去年一樣有推出Dory 125 ABS。七期燃油車,它的開發、測試、驗證都需要時間的。

不過我們不會停止任何的開發計畫,雖然一定會有一些RD的資源會進行挪動,這方面無可避免。我公司這麼大,如果我今天很貪心、我什麼都要,最後沒有一台車像樣、沒有一台車能賣,它其實就會有很大的衝擊。雖然你問這問題的確尖銳,我也不怕回答:宏佳騰確實還有好幾台,非常有優勢的油車在開發中,目前所有的外部因素,都沒有改變我們內部整個Roadmap的設計,因為這個是在我們2018年就一直在不斷地滾動式地修正。電動車這一塊其實Ai-1跟Ai-3推出之後,我們就是密集地進行Ai-2跟Ai-4,事實上除了這四台以外還有別的電動車在開發中。那油車又更多了,我現在手上已經進入在最終階段的油車,其實就有大概三台。

宏佳騰的油車未來發展方針是?

站長:
那麼既然油車有機會,且你都來上我們節目了,那我們想像一下好了——這個市場上還缺少什麼樣的油車?

Tony:
我講兩個方向性好了。第一個剛剛有提到,就是對於這個商務的需求——它如果是要載貨的,我覺得不外乎就是三件事:第一個送貨,它是生財器具,生財器具它可能就不會改BREMBO卡鉗,那以這個方向,可能也會很極端地希望它的用車成本可以降低,不管是保養維修什麼的都可以降低。那再來第二個可能是物流配送或送餐用的,它要考慮到安全性,因為一般人騎車一天可能平均的時間,大概一天也只有半小時、1小時差不多。可是專業的外送人員,一天可能是8到10小時在騎乘,那車輛的安全性。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點——它的整個實用度。所以我覺得從商務的需求來看,它從造車,從這個我們叫ROI、TCO。他買那台車,他一定需要投資報酬率嘛!那他一定會看它整體的持有成本,包含從他買的價格到他用的成本,到他長期保養維護跟他使用中的安全性、實用性。所以這件事情就不分油電,我們只要是開發商用車型我們叫這個Utility vehicle,它油或電都一定會滿足到這三點:實用性、安全性還有整體妥善率跟持有成本,所以這一塊就是宏佳騰會非常重視的部分。

消費者在意的實用性、安全性還有整體妥善率及持有成本,正是宏佳騰主要研發目標。

那另外一個市場是什麼?更有個性的。其實台灣2020年的整個監理站103萬台車,會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叫作低價化。因為搶補助所以會有大概20萬台都是汰舊換新跑出來的,這個便是一個話題,但是今年變化更大叫M形化。今年什麼概念呢?低價車維持得還不錯、高價車大幅成長、中價位的車則往下掉,那這個就很有意思囉。

因為低價車的換車潮,它肯定就是非換不可,我們有關注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越低價的車輛,他上一台車騎得越久。所以他可能是已經使用了8到12年的車,在這一波可能換成一個低價車,希望它再戰12年,舉這個例子、這個Mindset在這邊。

那高價車在今年很有意思。包括友商推出的車款,不管是KRV、DRG,它的銷量都是很亮麗的。在這之前,另外一位友商推出的,從SMAX到Force,這一種會讓人嚮往,把騎車視為是一個浪漫、把車輛當成是個性的延伸跟配件。

所以這兩個市場會是我們造車很重要的點:第一個Stylish、Sporty跟旗艦感、差異化,那另外一個就是我怎麼在Utility vehicle上面去提供更好的妥善率、實用性、安全性,而中間它連接的橋樑就是車聯網。因為不管你是哪一個族群,你都會需要智慧科技來做到一定程度的輔佐,只是兩邊要的東西不太一樣。



CROXERA車聯網系統的核心理念

站長:
我剛剛想到,不管是油或是電,中間也是有一個橋樑——就是車聯網。或是說所有的車你現在再加上前端的科技、加上手機之後,都可以作為車聯網。以現在來說好了,CROXERA已經有好幾款產品不斷地在演進,這些演進中,它的差異化是什麼?

Tony:
那其實站長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我們在2016年的時候其實一開始的概念是這樣:因為宏佳騰其實是一個非常敢衝的品牌,因為我老闆Allen鍾董他很拼。像你看AUDI正在玩日行燈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大概2010年。2010年全世界的車都還沒有眉燈、日行燈、晝行燈,AUDI在這塊它很拼甚至變為大家口中的燈具大廠。那同一時間宏佳騰也成為全台灣第一個機車廠把日行燈標配在機車上——我們的OZ 125;再來我們也成為第一個把頭燈LED變成標配——ES 150;我們也是第一個把三輪車導上路——3D 350;我們也是第一個讓黃牌車人人買得起——Elite 300;第一個把USB充電變標配——ES 150。我們做了這麼多的第一,都有影響到市場,導致於大家都開始不論說是跟進或是加碼,這是全部都可以回頭去看!但這件事情在我們看來,它就會變成只是呼朋引伴,我們沒有做出真正一個可以殺出一條血路,並且別人跟不上的。

3D-350的上市與推行,在當時台灣機車市場可謂一項創舉。

所以在2016年的時候,我非常大膽地跟我老闆提出一個建議——我們要像Google一樣組一個X lab,專門以自己的平台為基礎去破壞創新,而不是在1上面再加0.1變1.1。後來我們就發現機車市場50年來什麼東西都有在改,你看到後來這個不管是引擎的變化、燃油性的變化、扭力的提升,或者是車型的設計、車架的設計、排氣管的設計,包含整個傳動的設計,但你有沒有發現整台車50年來哪一點最沒有什麼改變呢?那就是儀表。因為我所謂的沒有改變不是它的顯示科技,而是它50年前的功能是油量、轉速、時速,50年後還是轉速、時速。我們在看創新是這樣:如果有一個東西它都不變,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它不需要變,還是因為沒有人知道怎麼做才是比較好的改變?那個時候內部就有很多的討論。

我那時候跟我老闆講一件事情:我說一個騎士在騎車的時候基本上只會看三個地方,我們針對那三個地方去做改革,應該就會有效果。騎士看三個地方最清楚:正前方看路,你的頭轉到哪邊看到哪邊;第二個就是看後照鏡,後照鏡你一定會看;第三個叫作看儀表,基本上騎士看這三個地方為百分之96、97,我們真的有去分析騎士都在看哪邊,我們認為騎士會看的地方就是心之所向,也是改革的重點。

所以看路、看後照鏡、看儀表,是最重要的三個視角,最終我們2016年做了一個決定——先改儀表。我們用了網路爬蟲科技,去查出全部的論壇最常在討論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就是超速、迷路、事故,機車族最在意的三件事。我們認為儀表可以先幫他解決其中2.5件:第一個,我可以提醒你速限跟超速照相機的警告;第二個,我可以幫你做導航,那一旦我可以幫你在測速照相機的地方提醒你減速,你也成功了,是不是代表你在危險路段的速度會慢一點?那我們就評估這個對安全性其實是有幫助的。

所以後來為什麼會把守護光圈越做越粗?那其實很貴!那36顆LED加擴散劑加上面的導光條,那個整組下去其實跟頭燈上面的晝行燈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更貴,可是它為什麼重要?因為我可以提醒你,例如我紅色的光在閃爍,你就記得減速,這就是我們設計的原理。所以這個原理一直都沒有變,但是一直在進化,所以當時搭載在ES 150上的CROXERA一號,它最大的挑戰就是第一:如果按照當代科技,真的要把時速的這個警告、測速照相機的警告包含導航全部做進去,它光是成本就破萬,還不要講什麼兩年不限里程保固,還有陽光下的破壞、耐久、螢幕不能變白、不能變淡!最終我們決定就是直接跨海找到JDI、找到Here Map跟我們自己成立的車聯網團隊直接去做一個分離運算系統,結果2016年研究、17年研發、18年上市到現在,這件事情依然沒有被趕上、沒有被超越,因為太難。它不像是裝一個USB、裝一個LED頭燈、裝一個晝行燈這麼簡單。

所以宏佳騰目前做了兩件事情最難被追上:第一件事情——逆三輪重機。你要在車子的架構上兩輪變三輪,這個涉及的研發很多;第二個就是CROXERA的分離式運算科技,因為這件事情當時讓我們很痛苦:第一個,你把它分離到手機上面來做運算,那你手機這邊作業系統跟APP的開發難度就很高,然後Apple、Android又因為隱私權大戰一直在限制螢幕關掉之後的APP運作跟資料的串接,所以我們就要越投越多、一直加碼我們的開發團隊,我們又結合了CAN bus的訊號讀取,跟GOGORO ECU可以連動,又結合了我們所有換電車最大的痛點——叫作「沒電不知道去哪裡找換電站」。所以我們又要去開發出一旦沒有電,就要自動問你要不要去換電站,叫作AI Assistant的功能:你跟它說你要去,它其實就默默地就啟動你手機的APP算出最近換電站的距離,再默默把Turn-by-turn訊息投到儀表上讓它帶你去,這個太難了!連我們自己邊做都覺得很痛苦,因為APP一直改、平台一直限制變多,然後車主的手機選擇也變多了,這全部的變數都會變成邊緣性運算APP開發的痛點,所以我們就要服務更多的車主、要解決更多的變數,難度一直在上升。

那到了Ai-1之後,CROXERA五號發表。其實2019年我們發表Ai-1的時候,我們同步就已經開案研發CROXERA六號,大概需要兩年的時間。所以2021年的六月,就是現在大概兩個月前,我們就跟友達光電合作開發的CROXERA六號就問世了:裡面搭載了我們獨創的XOS,高度客製化的作業系統、搭載了恩智浦的車用晶片,這個車用晶片叫作i.MX6,它是用在福特的轎車上面,我們把一台7、80萬福特轎車的主控晶片之一的i.MX6拿來裝在我們的摩托車上面。

六代CROXERA儀表搭載車用級i.MX6晶片,與獨家XOS系統。

用CROXERA六號、高級車用晶片,我們到底在想什麼?我們想的其實非常簡單——我們要去堅持2016年的想法。當初那個很純粹的念頭就是我要解決你超速危險路段、解決沒有智慧通知、迷路的問題,而且我希望越做越好。所以其實消費者應該可以感受得到宏佳騰是滿固執的,我們認為這件事情值得做,直到這次我們甚至還做出了可能後方死角的預防系統,那其實這樣子的科技沒有人做,它就會有一些爭議,甚至我們一發表就會有人說「欸,你做後方顯影是不是想要叫消費者不要看後照鏡?」我說你誤會了,我們就是希望你看路、看後照鏡:認真看,但是有些地方你看不到。

舉個例子好了:我自己就在21歲左右的時候發生過一個很重大的車禍,我這邊還有一個8公分的疤。當年就是因為我本來做完十字韌帶修補術,我已經動完手術了,結果動完手術過不到一個月,我復健到一個程度時就騎摩托車要去上班,結果我就在迴轉的時候被後車追撞。我那時候騎光陽的鐵克諾直接去撞安全島,鐵克諾的前擋風板,左、右方又有一個比較尖造型,當時直接插進我的傷口。我的十字韌帶修補術在三軍總醫院開刀,已經縫合的傷口一個月後被那個前擋風板直接撞進來。因為我181公分腳會比較高,就剛好天時地利人和那麼一撞。不是它的車子設計問題,是因為我被撞的時候,撞擊力道非常大,且剛好是撞分隔島,不是撞牆,所以前擋風板沒有支撐,直接就是前面的前輪頂住分隔島,後方汽車往前壓、車子往上。然後擋風板直接插進我的傷口,這個事情就是我親身經驗。

21歲出車禍過了10年,摩托車這種問題沒有被解決,我們就有一個野心:我們多一個輔助,有需要的再買就好。你打方向燈,後方影像就秀出來,所以就算你認為那個功能是多餘的,它本身依然是行車記錄器,我也沒有讓你多花到什麼錢,我們只多了1,000塊變成SONY前後鏡頭Starvis:在外面的坊間光是多SONY感光元件都不只多1,000,更何況我們賣的那組行車記錄器配SONY Starvis,也有Wi-Fi可以讀檔和碰撞鎖檔、1080P、防水,又外加了CROXERA 6的DAPS,其實DAPS幾乎是送的!我們用贈送的方法,只要我CROXERA六號做得到、鏡頭訊號能夠串得進來,我們就是把這個功能送給客人。如果在1年365天。全體車主有一到兩次的關鍵車禍因為這個功能能夠救命,能夠讓你因為少看後面一秒、多看前面一秒,那老實講,被誤會、被罵我都甘願。我不能說每個功能一定有用,就像是我一直在強調看路、看後照鏡,但是你在看的時候永遠有死角,因為我們跟汽車不一樣——你汽車有三個鏡子啊!

後方顯影的本意是為了使騎士能注意到後照鏡無法察覺的死角。

我們會一直去追尋什麼是消費者要的、需求是什麼,野心在那邊但是整套CROXERA已經Ready了,所以當時候到了,我們就有辦法開發出更強大的功能,這是宏佳騰的使命感:我們想要去開發出一個大多數車主都用得起的科技。所以你看CROXERA五號,最低價的車款84,980元——還沒有補助前!現在隨便一台125、七期引擎的Sporty car,哪一台沒有超過8萬、9萬?所以我們的車子真的貴嗎?其實滿便宜的。

但是你要考慮到可能有人會說要月租費什麼的,我覺得這是一個時代的狀況。只能說沒有一件事情絕對是對的或錯的,但是我們會盡力去做,而且安全科技部分有一點。我們現在也在做很重要的事情,我剛才有強調了,我們的油車也在開發,那這些CROXERA帶來的安全科技要怎麼樣陸續地讓油車的車主也可以感受到,這個就是我們憑良心講——認真在做。宏佳騰就是接地氣、宏佳騰就是在乎。



在競爭激烈的機車產業中,誰故步自封,誰又是革新者?

站長:
我覺得我們最近接觸車廠,我們都有一個共通的話題就是——因為手機是走在機車的前面,它已經做了一些很快的革新,所以機車界中誰是NOKIA,誰又會是革新的iPhone?這我想問問看你的意見。

Tony:
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是這樣——就是到底是誰消滅了NOKIA?我可以先快速聊這一題,手機這件事情是這樣:滅掉NOKIA的不是Apple,但是大多數的人會把它拿在一起比較,因為剛好是一個很鮮明的對比。但是你真的把時間軸拉開來看,滅掉NOKIA的是兩間公司:一間叫作Google,一間叫作NOKIA它自己。NOKIA當初在全盛時期的時候它真的不開玩笑,那市佔率簡直是全球獨佔市場,沒有人可以跟它匹敵的!那到最後為什麼它會這麼痛苦?因為它不是不知道要做智慧型手機,它也不是不知道要做觸控手機,但是它永遠都是先杯葛、先阻撓、先拒絕,最後不得不才推個東西出來:你就知道要做智慧的還不觸控,堅持要裝個鍵盤,告訴大家這才是對的。所以等到最後它發現要用Android的時候呢,不好意思,輪不到你了!所以滅掉它的是它自己加Google,因為它在對的時間都沒做對的事情,總是在錯的時間才回頭做上一個Generation對的事情,所以輪到你做,你永遠都做別人做完的事情,你怎麼創新、怎麼突圍?更重要的是整間NOKIA百分之95的人都是從Feature phone出來升官到主管的,他的Mindset的跟他的Decision maker的位置、他在做一些關鍵決策的時候,他的想法有太多的包袱跟太多過往的歷史,導致於他會覺得水往下流而不可能水往上流,這個趨勢線的思考在決策者的心中是很重要的,所以NOKIA是被它自己跟Google滅掉的。

剛剛這題我來回答機車界怎麼看:首先機車界現在有沒有NOKIA我不知道,那機車界現在有沒有Apple?有一間很接近——叫作GOGORO。那最後到底是NOKIA跟Apple誰會贏呢?不好意思,我們以手機來講,這個月有一件大事:小米的手機市佔率變全球第一。對,不是Google Pixel也不是iPhone,所以最後到底會贏的是誰?憑良心講,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了,變數很多。

站長問這個問題,下一題想必可能是「那宏佳騰覺得自己是誰?」,而宏佳騰在這裡面會是什麼角色?我覺得宏佳騰更像是當Google推出Android之後,試圖在這個開放式的平台裡面走出自己的路的品牌。所以宏佳騰就是宏佳騰,GOGORO也走他自己的路啊!同一時間GOGORO自己在扮演Apple的角色,而PBGN試圖扮演Google的角色,所以這兩個角色最後他會怎麼去運作,這也是滿值得關注的,但這題可能站長要訪到GOGORO的人比較好去問,我沒有辦法代表怎麼回答。但是作為PBGN聯盟,應該是目前在印度跟中國的合作安排沒有蓬勃發展落地之前,我們目前應該還是GOGORO全球最大夥伴。

PBGN裡面,我們會怎麼去看待這個合作?第一,我們的Mindset——我們就是Google的Android系統的其中一個合作伙伴。概念上是像這樣子的,但是有趣的是,這個Android系統的Owner不是Google,變成Apple,所以把它想像成開放授權使用你手機可以裝iOS的時候,那個手機會長怎樣?從這個角度去發揮想像力的時候,愛因斯坦說的就對了——想像力比專業還重要、比知識還重要。

宏佳騰希望擁有一個高度接地氣,又有想像力的能力,但是在造產品的時候,我們也跟非常強大的夥伴來合作,以不管是我們自己跟JDI或者Here Map或者友達合作經驗,還有包括越來越多的合作夥伴,我們智慧交通也跟資策會、跟交通部、跟很多的單位去做研究,車輛我們跟GOGORO一起合作。整個PBGN我們也造了這麼多台車,目前你看到了Ai-1、2、3、4,在我們內部叫「G1 Project」。 G1的「G」不是GOGORO,是Generation——電車第一世代產品。那進到了電車第二世代的時候,你勢必要走出更多的路,所以在整個過程當中,大家會一直變。三星的第一代的Galaxy我記得是2010年,第一代的這個銀河系列,第一支手機叫Galaxy S1,到現在已經S21了,這真的相當不可思議!

你就會發現身為一個Android平台本身的那些Feature跟它的差異化就越來越不是大家討論的重點,而是如何在這上面開枝散葉、走出自己的路。所以我覺得回答你的問題:第一題就是NOKIA是被自己害死的,不是Apple;第二題,Apple跟Google之間的關係其實一直在發生微妙的變化。GOGORO更特別,它自己造車的團隊我個人覺得很像Apple,但是GOGORO solution也就是PBGN的這整個Project owner,它更像是一個開放的iOS,所以我們在參與其中其實會覺得現在還不到討論誰是Apple、誰是NOKIA、誰是Google的階段,但是機車的整個世代交替,整個電車的趨勢、車聯網的發展、油車的差異化,現在可能才正要開始。

宏佳騰智慧電車於今年4/29,與眾多科技大廠及車廠發起成立「CROXERA安全車聯網聯盟」。

CROXERA車聯網系統的未來發展

站長:
我覺得宏佳騰CROXERA在差異化是很突出的一塊!以現在的六號來說,還有沒有什麼大家比較沒有注意到的功能?

Tony:
我多爆一個料:這次CROXERA六號其實跟友達一起在合作,裡面搭載了恩智浦晶片跟XOS作業系統,當然就勢必它未來就會開始展開自己的應用開發跟韌體進化的道路,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那原本的CROXERA五號跟一號的車主則是會因為APP持續進化,所以我們的APP的進化就會好到所有的平台,但是六號本身自己的進化一定也會替它自己帶來巨大的價值。

我舉個例子好了,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有一個功能還在進化當中,會隨著FOTA繼續再提供新功能——我們叫Smart Notice。在五號跟六號裡面有一個共通點:它都有智慧通知,那五號就是文字,到了六號會有圖片、會有動畫。再來我們過往的這個音效就是透過藍牙耳機嘛,這些音效的內容也會有越來越多的發展會來自於我們可能在儀表這邊的進化、APP這邊的進化。

以整個六號來講,我們就是把整個介面做了很大的革新。包含其實導航一樣是Turn-by-turn,但是你會在六號的Turn-by-turn上面覺得「欸,好像一樣只有箭頭跟文字跟數字,為什麼好像比較容易理解了?」因為在使用者體驗跟介面的設計上有很多的雕琢,也因為更大的螢幕,還有就是整體的設計我們也做了一些調整。抵達目的地或者是Turn-by-turn,這些情報都會越來越精準,結合了後方影像顯示進來,就算你正在導航的時候打了方向燈,後方影像進來,你的導航會縮小到左上方,Turn-by-turn會繼續,所以你不會因為看了一下後方影像就忘記下一步要往哪邊走。這很多的細節都是在六號因為有自己的作業系統才有辦法去做到這些事情,在未來其實我們也陸陸續續有去發展更多的這個性能,讓它功能可以更全面。

顯示後方影像的同時,導航與測速提醒等等的資訊編排,如何使騎士更易於分辨一直是宏佳騰致力調整的重點。

回歸到根本,我們其實不希望消費者邊騎車就一直在看著螢幕,如果後面的影像可以接進來,而且你邊騎車,整個介面就是一直後方影像一直在動。講白一點,我要在上面播復仇者聯盟播影片也可以,百分之百可以!但是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因為這個就失去了很多為安全考量的意義,所以就是有一把尺每天在那邊為難,到底是要多絢麗一點,還是要多安全一點?

今天也謝謝站長給我這個機會,就是把更多的細節還有更多的看法可以做一些分享跟溝通,所以真的很多事情是技術可以達到,可是就我們車廠來說呢,還是要針對騎士的安全持續來做考量跟進化,這才是最重要的!



特色文章

1

留言功能已關閉。